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慾望筆記

186927

拍手[0回]

慾望筆記







“綱吉,我累了。”骸伸出手,輕輕地抱了一下對方,說不上親密但也並不敷衍,細瘦的肢體在他淡薄的擁抱中沒有什麽激烈的反應,連說話的聲音也沒有。低溫的額頭貼著他頸部的皮膚,蓬鬆柔軟的毛髮,他曾經喜歡過、甚而像很多其他人一樣狂熱眷戀過的,在這一刻,如此的疲憊厚重,好像他們之間的十年不是十年,而是一整個輾轉反側的世紀。


“綱吉。”他又叫了一聲。只有在這樣的時刻,他才不會刻意用家族的名號來叫綱。右手中指上一圈白印的地方正灼灼地發熱,明明已經空空如也,卻像有脫軌的行星劃過。


最後他還是頂不住那種壓力,從?大床鋪的包圍中逃脫開去。第二天他心情輕快地上街,用沒戴手套的手輕輕勾著走在前面的雲雀的手指:雲雀就把他往前面拉快了一步,一邊把他的手一起塞進自己口袋裡。——究竟有什麼東西,既溫柔又不淺薄,既能長長久久又不會讓人厭倦?骸想起綱溫和沉靜的眼神,即使在每次自己說不要再跟他在一起的時候——眼底那黯然卻激切燃燒著的火焰,好像能解開他所有的疑惑……而雲雀手心裡堅實的溫度又提醒著他:沒有什麽是十全十美的,即使是真愛。


“雲雀,雲雀君,等一下。”對方捉著他的手腕快步走過人行?道。“什麽事?”雲雀頭也不回地問。“我不回去了。”“什麽?”“雲雀君現在對我說‘留下來’吧!”“我本來就沒有打算讓你走啊!”雲雀一副理所當然又驚訝不已的樣子。於是他們在馬路中央停下來看著對方,好像看著76年才回歸一次的美麗天體一樣,一瞬間星光和落雷灑滿了宇宙。




骸說:你討厭軟弱的人吧?他的語氣是肯定的,沒有疑問的成份。雲雀意外地沉默了一會兒,回答他說:軟弱和有弱點是不一樣的。——你應該很清楚啊……同時雲雀用這樣的眼神看著他。骸就湊過去舔了一下雲雀的嘴唇,是清淨淡然的,不強求的味道;他原本以為會是更加血腥濃厚的。但是下一刻那唇瓣又如暴風雨般襲來,毫無空隙的侵佔掠奪,幾乎讓他招架不住。

你現在明白了吧——雲雀的眼睛這樣說。就算你總像顆不定時炸彈,腦子裡好像有個調不准時間的鬧鐘一樣隨時隨地會冒出各種各樣傷人的念頭,想起各種各樣別的人,這都沒有關係,因為我知道我足夠強大……強到讓你無處可逃。


很自然的,骸被那種無懈可擊的驕傲強悍所深深震懾,再加上雲雀那種因為絕對的自信而自然流露的無瑕的性感……他一時之間再次迷失了自己。




但是有的時候,他又想抱著彭格列那個男人大哭一場。就連和入江正一擦肩而過的時候他都有股衝動,想回過身去用戟尖低著他的喉管問:爲什麽不是我?——其實他心裡最清楚不過。“你想要什麽?我給你。”雲雀並不是在哄騙他,但是有什麽辦法,雲雀再無所不能又怎樣,他要的正是世間所謂落花流水,一去不回。綱摸著他的頭髮既沒有歉疚也不帶撫慰,“這都是你自願的。”綱對自己的所為沒有疑惑,這正是他最強大的地方。“這是我自願的,”骸喃喃地重複了一遍,“但你就不能回過頭來,看我一眼嗎?”
“真是可愛啊你。”綱忍不住笑起來。溫暖的嘴唇印在骸的心口,不深刻也不纏綿,卻讓他感到莫名的激蕩。美麗污穢冷酷放蕩,全都不是他的真實面貌,唯有這一刻,沒有惡毒尖銳的言辭掩飾的心,才是獨一無二、真真切切的。



再後來,雲雀要帶著他離開意大利,他說,你想想啊,他那麼不聰明的一個人,又在那種壞境裡長大,一路被強迫著做自己不願意做的事,繼承家族已經耗盡了他的一切,你還想從他身上剝削什麽下來。骸一想也對,這就是爲什麽,自己口是心非了那麼多年,以為醞釀著自己的小陰謀一邊默默付出就能完全佔有他,卻從沒考慮過對方的心情——真是傻啊,其實這麼久以來哪怕只要有一次,仔細地想一想就會知道,他怎麼可能真的放下一切,來接受自己呢。




把記憶裡那個小男孩拉出來看。相遇的小小樹林,明亮美麗的陽光下,笨手笨腳,心地溫柔,明明很害怕卻總是強迫自己去面對,這樣的孩子,總是很容易被愛。

如果那個時候,說出口的“你是來救我的嗎”,是百分之一百的,真正的謊言。
如果那個時候,能夠不顧一切地殺了你。




『……荒涼的天空裡,一道美麗的飛機云,劃開憂愁的落暮糜黯的晨曦,我心底那片幽暗的森林,正隨著高度的攀升而一點一點崩毀。裝滿眼淚的湖泊潰散奔流,灰?的樹葉上露珠閃閃,樹底下的溫暖的苔蘚和泥土被巨大的衝力撕裂開來,卻沒有一點聲響,安靜得好像一場無聲電影。我的手在別人的手中,不是那種粘膩曖昧的十指交纏,卻讓我覺得好像已經就這樣牽著他的手走過了很久很久,就好像那些自欺欺人和互相傷害,從沒有存在過,就好像從我們相遇的少年時代開始,就已經相識相知到不需要語言去彼此誤解…………這一刻的這個念頭,比我所有的仇恨、所有的苦痛加起來還要強烈……我真的,愛你。』






慾望筆記 // .FIN.

PR

Comment

No title

  • Vino
  • 2009-11-14 11:47
  • edit
骸子就像挖了陷阱又自個兒往下跳(這才是他可愛的地方

雖然我也猶豫過 但當我主觀裏認定骸子還是應該姓雲雀以後…對他和彭格列的種種反而沒那麽的糾結了。
總之不是你的永遠都不會屬于你,注定你是誰的你也逃不掉…所以骸子就請你…認命吧…?

你好ww

  • 饅頭
  • 2009-11-14 23:45
  • edit
虛大大你好可惡!!為什麼可以寫得令人看完有種糾結的感覺;;口;;(默默加進我的最愛裏)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9 2018/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