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情 書

舊物

08年給某電子合誌的guest
沒記錯的話和食肉者永生是同一本(也可能失憶,莫怪)

不小心翻到的時候覺得自己年輕時候心腸真好!



依舊是 雲骸
很短
稍微有一點點故事 不是很強烈
沒有殺戮 沒有撕心裂肺的生離死別(老得真快


有幾句真話。

拍手[1回]

情 書






唯一的留影像物之所以能留下來,完全是因爲它並不是照片,也不是任何數碼訊息,而是街頭畫家的鉛筆速寫。那上面的六道骸拉過一張椅子反坐著,好像不安分的小孩子,又好像超然世事的大人,抬起亮亮的眼睛露出微笑。因為那個印象實在過於深刻,導致雲雀直到很久以後每每看到那種樣式的椅子,還會想起六道骸跨開腿反坐在那上面的樣子;那麼的狡黠又美麗,一塵不染的可愛,像罪惡的果實。

不需要任何修飾,渾然天成而沒有半點誘惑地,讓人心痛。





彭哥列已經不存在了。那一年冬天雲雀回到並盛的時候,發現原來是遊樂園的地方只剩下一個摩天輪。那是很久以前六道骸還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一起上去過的地方。他望著厚實的雪地上巨大的圓形陰影,仿佛看到命運之輪在自己眼前展開它原本的面貌。


那天不是假日,遊樂園沒什麽人。六道骸從摩天輪上下來以後就拉著他直奔廁所,在清洗得非常乾淨的大鏡子前面像熱戀的高中生一樣接吻。——你幹嘛?在對方離開以後還湊上去咬了一口那薄軟的嘴唇,雲雀帶著不滿足和不解問道。六道骸用一個悸動人心的笑在一瞬間説服了他,順利地把他推進廁所隔間。
雲雀背靠著插銷壞掉的門板,像是要把骨頭都揉碎那樣把他抱得很緊,一邊覆上他的嘴唇。六道骸微微彎著膝蓋仰起頭,大腿隔著褲料摩擦對方的跨間;被慾望的興奮和愛的衝動所感染,雲雀覺得仿佛可以理解那種孤獨的心情。於是他打破沉默:我們不要分手吧。
不管是在這裡,還是在別的什麽地方。
六道骸發出一個疑惑的聲音,前一秒純真快樂的表情變得有一點疲倦和憂鬱。雲雀有些後悔,但是不捨的心情佔了上風。
最後他把下巴擱在雲雀肩上,用前所未有的溫柔聲音説:我們不要再見面了。



從那以後,他們之間那根看不見的線好像被隱藏起了另一端一樣,任憑雲雀怎麽找……再後來澤田綱吉死了,就真的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所在。雲雀忽然明白,除非他自己想出現,否則再怎麽強烈的感情也不能把他找出來。或許是深沉美麗的黃昏天空中飛過的鳥群中的一隻,或許是喧吵的假日街道上擦身而過的行色匆匆的旅客,或許是瑟瑟秋雨中的神社裡低垂著蕊瓣的一朵紫陽花,也或許什麽都不是:他是記得自己還是沒有,是重生為別的什麽東西或是依舊在輪回邊緣徘徊,雲雀不知道。

擡起手看了看,沒有完全愈合的傷口,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又再次裂開,淌出來的血液已經乾涸,頓時覺得天旋地轉。或許是因爲那傢伙的舌尖上有毒藥吧。

現在六道骸?以維繫存活的理由的?手黨已經消失了,也許就沒有理由再回到任何人身邊。傳聞他在某場秘密的激戰中受了重傷之後失蹤,又有人説他已經死了。雲雀冷靜地過濾一切可能的消息,最後堅信自己一無所獲。
一無所獲,或許才是最好的消息。


喂,我們一起去看看輪回的盡頭。


那個時候,六道骸指著摩天輪,也是這麽對他説。帶著溫柔和熱情。


那種密不透風的佔據,那種無處可逃的幸福。他想起從前自己也是這樣,總是忍不住用浮萍拐呈十字形架在他脖子上,怕他無緣無故就突然消失。
如果有可能,他也不是不可以就這樣,一輩子被他騙。有些人生來就不適合愛情電影,這不是那些多看了幾部自作聰明的小流派影片,或是在CD櫃子上塞了幾張故作唯美的歌集的人可以理解的。就算有那麽多的人全都立志每天多聼一百首新歌,也還是有人日復一日地咀嚼著同一個曲調,為同一句歌詞熱淚盈眶。歷經自己也數不清的世事變換、理應變得異常超脫,卻還是忍不住會問,真有這樣的人嗎?

在同一個?色摩天輪下等了六道骸一個又一個飛雪蔽日的寒冬的雲雀恭彌,臉上和心裡都沒有任何「我為你付出了這麽多」——那種施救者的理所當然神色,只是淡然而肯定地回答:有的。


遊樂園裡接上了一個又一個燈泡。溫柔寒冷的世界,再沒有別人。





情 書 // .FIN.
8/3/08
PR

Comment

無題

  • 阿光光
  • 2009-08-05 13:48
  • edit
這...這就是青春呀。
所以阿虛從以前到現在的文章就是兩人從青春→年老的過程?(咦?文風真的變很多,不過、不管是那時還是現在都還是覺得很有韻味...很喜歡ovo

無題

  • 夜深
  • 2009-08-05 18:20
  • edit
虛大好,淺水很久的人如今浮水留言還望別見怪(?

一直都很喜歡虛大的文,自己本來是骸控,後來也受虛大影響有了1869傾向(?)

很喜歡你的文字,很喜歡你所寫故事的意境,有時候反覆看總讓我感慨也會想流淚.

從鮮網一路展轉跟到這,雖然現在脫離家教有一段時間,但還是三不五時來翻虛大網誌看文找芸骸(喂.

也許現在有些不如意,希望一切都會好轉.不管是寫什麼,我會繼續默默支持虛大O_Q

無題

  • 阿虚
  • 2009-08-10 01:17
  • edit
>>光仔

也是我變老的過程……
想當年我多熱血,多溫柔多瀟灑(記憶錯亂自重

你們呢?有沒有變成像我一樣的宅叔呀XD


>>夜深san

每次看到潛水的友達們浮起來就老淚縱?
青春真是太好了(擦眼
其實從後臺訪問list里摸過去回訪過了XD
唔喔喔喔喔1869(掩臉噴淚)
還有十代目!我的心魂!
一個圈的三巴->咱的青春啊……
在這個時候看到,被深深地感動了

謝謝你,非常的
我這兒不論何時也歡迎你來!XD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