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如果可以的話。Be there or be square.

就讓那陰雲消散,大地回春,溫柔與平靜降臨到我凄惶的心中。


Although I know the reason is not key to solution.
把這一篇放出來,爲了原諒我自己。

撇開愛意和熱情,它有著不一樣的意義。對我來說,飽含了原本並不具備的酸楚和熱淚;應該知曉它的人已經如此決絕地遠去,只剩下我,獨自咀嚼那些無可挽回的悔恨與憂愁。



I
am
so
sorry.

Always.

你你你,我我我。如何如何如何。
雲雀恭彌,25歲,酸梅白飯的人生。





事情是這樣的。根據你自己的證詞,在看到他光著腳踩過你家院子的卵石路的時候你就愛上他了。這應該也不是突然之間的事,正是因為那些不可考也經不起考的芝麻?豆雞零狗碎,才讓你和他之間的種種種種都落不下把柄。說確切點,即使不是在白花花的石子上踏下黏糊糊濕漉漉的腳印,而是叉開腿坐在廊下吹著電扇啃冰條一邊扒拉著大汗衫的領子,或是早飯時辰瞇著眼用指頭從牛奶杯裡撈出自己的一根頭髮,哪怕是在沒什麽人的超市貨架之間來回飆手推車,那種劇烈猛烈熱烈的感情也會從你心裡爆發出來;那個味道,雖然好像是事實,但硬要說是彼此交換的口水味大概是太不上檯面了一點,所以後來你們統一腦內修正成了曬過頭的葡萄、沒倒掉的第一燙春茶、以及早餐桌上的腌蘿蔔之類。





Be There or Be Square

Let's not leave before seeing each other.






說到底,這麼丟人的話實在說不出來。就算說出來了,對方也極有可能是牛頭不對馬嘴地搪塞幾句,然後繼續埋頭做自己的事。上回廟會上撈的金魚不知怎麼的已經長到連臉盆都裝不下、一蹦就濺得地板上一大圈水花的地步,結果你一狠心在後院挖了個池子;後來你自己總結,這無非是潛意識裡的某種長期投資而已。


好像是說,當那種衝動被時間沖淡,曾經那麼當回事的東西,不管是猶豫、掙扎、還是誠誠然一片真心,都會變得好像飛到天空裡去的一片鳥毛那樣輕,久久地掉不下來,也就感覺不到重量。如果真是這樣,你想,那這個沖淡的過程未免也太長了一點;那些東西當初是多少分量,現在壓在心裡的感覺似乎只有更重,沒有更輕;特別是當他每次半夜爬起來夢遊順便一大腳踩在你胸口——其實這個問題你多次想向他嚴肅地提出并嚴肅地解決,比如商量一下下一次能不能直接抓住他的腳後跟給撂倒在地而不是磨磨嘰嘰地跟在後頭怕他撞到門板廊柱或是院裡的松樹——但是每每看到他一臉靈魂出竅企圖逃避責任的死樣子你就覺得提不起勁來;你也曾經試圖用強行把他攬在懷裡的方式來改善這一情況,後果是害得你整夜整夜地做怪夢,什麽看到他站在田裡跟抱著倆菠蘿一臉喜滋滋地對你說咱今年要發了啦,什麽看見他坐在一個大王八背上往海那邊越漂越遠自己怎麼叫他也不回來啦,什麽回到家開門他對你說孩子他爸我晚飯還沒做啦……但是當你一睜眼看到他窩在你懷裡一臉滿足地邊啃你的衣袖邊流哈喇子,又會覺得,一切也都還好。


後來他去隔壁賣花的那裡臥底,你就不做夢了,當然也沒人半夜把你踩醒。再後來你終於又做了個夢,夢見他穿著你母校制服安安分分地趴在教室裡上課:你隔著窗戶對他招招手,他就蹦跶蹦跶跑出來了。你被這個平和到詭譎的夢驚得滿頭汗,睜眼一看他果真又壓在你胸口,滿身血。

那一刻你覺得自己也許是不夠?容的,不然怎麼會連他的那一點點任性犧牲都看不下去。他不在的時候,你知道他沒死,但是那個地方沒有人管他死活;你也知道這是他自己心甘情愿,但你就是容不得這種蠢事。你把他塞進被窩抱住他越來越涼的身體,包扎拙劣的繃帶上濕漉漉的一層血氣,因為疼痛和失溫而輕微抽搐顫抖……你又想起某些壓箱底的舊事,那天一大清早的你也是這樣抱著他;他自己捂緊嘴背對著你承受衝擊,像瀕死卻不屈的野物一樣隱忍,並且不時咬牙擠出半句髒話。門外有你們的掛名上司那派來的人敲著門問可不可以出發了要不要準備早餐云云,而你完全沉浸在他的肉體的溫暖和刺激裡,一邊架著他的腿調整那個前低后高的姿勢,一邊俯下身隔著皮肉舔他的脊骨。

想對他做這一切。想要他的命。他的時間。從頭髮到趾骨,眼神到脈搏,什麽緣分,什麽生死,爲什麽非得看著他消失,你從來不喜歡無可奈何的事情。
所以他別想這麼容易就去超生。


心裡有個聲音在說你啊你給我活著我要每天每天都把你啃醒。



再後來他保住了命,但是半殘了一整年。在這段你沒揍他他也沒招你揍的日子裡,你們無疑過得十分渾渾噩噩黏黏膩膩搞不清東西南北前後上下。再再後來因為所以於是彭哥列沒了。你等他斷那個念想等了十年也該等到了。這天你終於把並盛全買下來開著車準備去?曜收地皮的時候,他正窩在後座一邊啃竹壽司的新東家每月專人派送的豪華禮盒裡的鰻魚卷和加百羅涅專機空運來的酒心巧克力,一邊在你耳邊放些支支吾吾黏黏糊糊的指導片搞得你很有想法。你想,這筆帳就一起算了吧,於是立即付諸行動,連車窗都沒騰出手搖上去。




雖然有重重孽緣庇佑,但你很清楚你們本來還是有百分之一千的機會會分開。你覺得這一點也不好。比如說,萬一在某天打開冰箱,看到裡面過期的巧克力的時候,忽然想見他怎麼辦?或是在某天站在熙攘暈眩的街口等信號燈變?,耳邊傳來那些想要沒聽過甚至想要聽不懂都不行的俗辣情歌的時候,想要聽聽他含含糊糊地跟著哼怎麼辦?甚至是在每個每個身邊有人心裡卻寂寞得想吐的夜晚,想要聞著他身上揮之不去的藥水氣味靜靜入睡怎麼辦?

你自認為要得不多。你本可以翻著賬本讓他全數抵償才對。但你知道這不可以是一場交易,因為他比你更精明,更狡黠,更會算計。不過這沒關係,你知道他沒有理由再給你當上了;那天早上出門的時候他終於妥協,一手搭在你肩上,另一手賣力拉鞋跟。心裡想著爲了讓他一輩子都離不開這個肩膀,你就是不給他買鞋拔。




車上頻道,故作滄桑的DJ:

『人生裡,有沒有被苦樂哀喜壓得喘不過氣、說不出話的時候?有沒有因為分離聚合而禁不住感傷落淚、因為俗世真情而奮不顧身的時候?在那些時刻,有沒有人陪在你身邊?』



你聽著好笑,一邊把他摟緊。
找什麽歸處,牽著這手便是。





.FIN. // Be There or Be Square


9/25/2008 1:25:11 AM

拍手[0回]

PR

Comment

No title

  • 2009-04-12 00:30
  • edit
這就是之前在下閱覽貴專欄留言時發現的隱藏好文嗎?
本來想很不知羞恥的跟大大要 幸好大大可能哪一點想通了
放出來了~感激感謝
非常的感人 很有老夫老妻的味道~

No title

  • 桃子
  • 2009-04-14 10:34
  • edit
感动了……
骸骸原来有梦游的习惯啊= =
一想到云雀做的噩梦就觉得……很……很喜感?【喂】
酸梅白饭的人生,其实也不乏味啊。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