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裏人格爆発:歡喜譚

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就稱你為我的一切。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城 堡 // cw:say yes

comment慎

拍手[0回]

城 堡 // cw:say yes





緊急密會。攝氏32的天氣,綱裹著細羊毛毯縮在沙發角落像開靡的玫瑰奄奄一息。面對雲雀順而便之的出言譏諷,他精神孱弱卻難得地沒有忍讓,桀驁地勾了勾青紫的嘴角:學長忘了?骸就是這樣死掉的。


屋子裡氣溫驟降至無。雲雀像給冰彈射中的人,惱恨憤怒溢滿了情緒記憶體卻啞口無言。旁邊的獄寺隼人佇立如同沉默的?影,被這氣氛擠壓得口乾舌燥,卻只想抽菸。

也不知道爲什麽一樣痛得透徹,卻要冤冤相報。


——或者歸根結底只是對這個鬼怪一樣、簡直沒有所謂得不到什麽的雲雀恭彌缺乏一點點同胞情誼。獄寺寧願這樣相信綱。

但對方沒有給他再多一秒的自我說服時間:“獄寺?你考慮過我做事的對錯嗎?”繚亂的眼角剝削他所剩無幾的堅強心智。


“沒有。”微微頷首,首領在他的視野裡連敷衍的笑都耗盡。“我不會。”

“很好。那你去把山本叫來。”



獄寺就給無形無色無味無情的閃電劈中,完全無法阻止自己去想起山本武溫柔悠遠的嘴角,笑得清爽,明亮,帶一點時間的憂愁,好像可以陪伴他直到永遠。
就好像即使不存在什麽永遠,也可以讓他有一種永遠的感覺。





對他說不。對他說不。對他說不。





最後恭敬地半鞠一躬,默聲退出去。雲雀眼角掃過他,連鄙視都不屑。
這一刻起,真正做個沒有自己的人。




.fin.







自己加個tip吧:

我覺得綱不需要?化或是什麽,只要在做該做的事情的時候不怕任何人、任何東西就够了。包括自己的心和獄寺的心……
  
另外我的確喜歡連雲雀都不是他的對手的綱

PR

Comment

無題

  • 雨言
  • 2009-02-01 18:03
  • edit
哇啊〜好喜歡這樣的敘述口吻XD
一點華麗糜爛,並且精簡。


裡頭的綱不能說是?化(不過我心裡的綱,是絕對不可能?化的傢伙),真的像是阿虛的說法,這讓我重新想了一遍,十年後的彭哥列大概就是這副模樣吧,所以即使拉爾說澤田綱吉不可能把十年前的他們捲入(因為他的外表是這樣柔軟),小正和雲雀卻實際參予計畫——為什麼沒有獄寺呢?我情願相信綱是不忍他涉入,因為獄寺不會對他說不。

看這篇的時候還想到江國香織的說法,她說女人的狡猾在積極或者消極的行動,男人的狡猾在溫柔。沒錯。
可是我好喜歡溫柔又強過他人的綱,即使殘忍。

無題

  • 2009-03-01 05:25
  • edit
虚笔下強勢的綱對云雀的称呼永遠都是一句学長,像是少年時代的后遺症,却又帶着冷漠譏諷的味道,故作謙卑的拉開彼此的距离。
因為本身強大所以不需要裝腔作勢,自然天成的氣魄吧。
那句“學長忘了?骸就是這樣死掉的”中所包含的冰冷怨恨應該不是我的錯覺,明明提起的時候自己也會受傷害,就是這種倔強讓人心痛不已。
他文獄寺有沒有懷疑過他做事的對錯,或許他自己其實在懷疑吧,爲了骸的事情!!
猜到浮想聯翩……

無題

  • 阿虚
  • 2009-03-01 17:30
  • edit
[太字]>>雨言[/太字]

美麗的感想,大感謝。(合掌)

本來覺得就這樣放著比較美但還是忍不住來回覆了(喂喂
雖然心底真正想回的也就是,謝謝XD
遲了太久,希望你能看到吧XD


[太字]>>阿轉[/太字]

阿轉阿轉今次也95分/////
還有5分是系統傭金唷別介意[絵文字:v-238](?








我想著綱那樣善良的人一旦糾結於一件事情,那一定是受到了最沉重的一擊...同時他會變得多麼可怕,最親近的人也拉不住。

我想獄寺必定需要學會承受那些負面的東西,堅定地盲目著的獄寺才是綱所需要的右腕吧。
不管有多麼的荒唐沉重...

Form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HN:
阿虛
HP: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何必曾相識。

[04/01 Dongjoulk]
[03/30 Dongreibe]
[03/27 Changreibe]
[10/12 葵]
[11/26 R]

06 2018/07 08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バーコード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